站长之家 - 业界 2024-07-25 03:32:44

中国经济下半年如何发展?AI如何驱动新质生产力?这场会议中,多位专家重磅发声

声明:本文来自于(ID:0570dj.com)授权转载发布。

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网易财经、网易财经智库联合主办的2024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于7月在上海绿地外滩中心举办,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智造聚力 质焕新生》。出席本届论坛的嘉宾有网易传媒副总裁田华,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企业观察报》社董事长许金华,十四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尹艳林,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盛松成,著名经济学家、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前院长田国强,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昌祥,中泰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重阳投资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王庆,兴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王德伦等。

▲田华(网易传媒副总裁)

网易传媒副总裁田华表示,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大潮中,智能制造和人工智能等新型生产力的崛起,正推动着经济结构的优化升级,为经济增长注入新的动力。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不仅极大提升了生产效率,更推动了商业模式的创新,为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为了应对人工智能快速发展带来的挑战,我们必须增强政策的指导作用,优化相关的法律法规,以促进技术革新与社会秩序的和谐发展。

▲许金华(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企业观察报》社董事长)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企业观察报》社董事长许金华强调,本次夏季论坛围绕“智造聚力 质焕新生”的主题展开,是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发展新质生产力,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系统重要论述和指导意见的进一步学习贯彻。许金华围绕此次论坛的主题和企业的改革发展,以“发展新质生产力必须持续强化企业科技创新主体地位”为题,分享了“我国企业创新主体地位应该得到持续增强”、“以更大力度打造世界一流创新型科技企业”、“积极促进更多中小微企业发展成为专精特新的小巨人企业” 三方面的观点。

▲王忠民(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深入阐述了自己的三个观点:市值最大化替代GDP最大化;云服务将所有产业变成了服务,替代实体的制造成本、制造效率;所谓周期现在已经完全拟合,完全“无相”。他认为,AI时代典型地不同于工业文明时代,它有着自己的宏观意向、宏观逻辑、宏观经济学和宏观社会经济发展的新时代逻辑。他同时指出,AI和数字化正在改变传统的经济周期概念。传统的周期性思维可能不再适用于AI时代,因为技术的快速发展使得固定资产的折旧周期缩短,产品和服务的更新换代速度加快。

▲盛松成(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盛松成表示,目前经济恢复的基础还需巩固,总体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进程较为缓慢。作为经济的前瞻指标,金融数据自今年4月起明显下行。金融数据也是对经济运行的反映,在货币政策始终保持支持性立场的情况下,有效需求不足是目前金融数据走弱的主要原因,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仍待提升。目前,我国国债市场规模已居全球第三,流动性明显提高,央行通过在二级市场买卖国债投放基础货币的条件逐渐成熟。

▲田国强(著名经济学家、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前院长)

著名经济学家、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前院长田国强称,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仍大。虽然下半年经济走势仍有下滑风险,但中国经济增长潜力远远大于5%, 若改革到位,中国10年左右每年潜在增长8%是没有问题的。他强调,只要毫不动摇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真正做到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中国的经济一定会回到高速增长的轨道和实现高质量发展所有短期、中期和长期目标。

▲沈昌祥(中国工程院院士)

对于应该如何构建安全可信的人工智能,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昌祥认为,应从三方面展开:第一方面,物理环境信息数据、算法模型规则与伦理要实现软件代码和流程都要可信可控;第二方面,计算机处理服务资源要安全可信,比如传感控制设备、通信网络、计算能力都要安全可信;第三方面,安全可信的管理,离开法治管理是不行的,系统资源配置要满足高强度计算,可信策略行为一定要有准则,异常控制与审计监控不可或缺。

▲李迅雷(中泰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中泰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建议多发国债以解决资产荒的问题,他建议每年发5万亿,十年可以发50万亿,国债大概占2034年GDP比重30%左右。谈及对“国九条”及对未来资本市场政策的建议,李迅雷称,希望“国九条”理念从注重融资到注重投融资进一步结合,通过加大退市力度提升上市公司质量;通过严格上市规则,能够让市场有更好的公司可以上市;通过支持投资者,鼓励耐心资本、中长期资金入市,让市场更具有活力,让投资者更具有信心。

▲王庆(重阳投资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在重阳投资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王庆看来,当前由于股票市场投资者情绪低迷,使市场显得太悲观了,与经济和上市公司基本面不完全匹配。市场价格和底层基本面不匹配,自然就会产生机会,这对耐心资本来讲可能是很好的介入时间。(本文内容不构成投资决策)